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大额分红,TCL套路满满

2022-10-25 23:25:58 1475

摘要:面板行业真的很难出高市值的公司,TCL科技高位至今已累计跌超50%,市值从1400亿元一口气跌破600亿。2021年,也是TCL有史以来最赚钱的一年,归母净利润149.59亿元,销售净利率9.15%,创下历史新高。对于TCL来说,这份成绩非...

面板行业真的很难出高市值的公司,TCL科技高位至今已累计跌超50%,市值从1400亿元一口气跌破600亿。


2021年,也是TCL有史以来最赚钱的一年,归母净利润149.59亿元,销售净利率9.15%,创下历史新高。


对于TCL来说,这份成绩非常不易,因为面板是个周期性行业,而且是强周期。行业低谷期,连三星这种头部大厂也会亏损,TCL算是在上一波中韩几家大厂鏖战中胜出的其中一家。


但好景并不长,从大尺寸面板的价格波动情况来看,为期两年的价格上涨周期已经结束,55英寸面板价格已经从225美元/片跌至96美元/片,创下历史新低。



反馈到业绩上,一季度TCL营业收入405.98亿元,同比增长26.18%;归母净利润13.53亿元,同比下滑43.73%,毛利率低至12.26%,净利率5.78%,同比下滑42.55%。


如果价格持续下跌,公司账面上156.55亿元的大额存货也将面临减值的风险,年报中已经计提了17.99亿元的减值准备。


市场对TCL的担忧不止于短期的业绩下滑,未来产能的持续扩张,技术创新以及债务压力都是忧虑的焦点。



01.技术替代风险


面板是个产能决定竞争力的行业,产线投资巨贵,一条LCD产线的投资额就高达几百亿,以BOE为例,B17产线投资金额高达460亿元。


不仅投资贵,而且投资的风险极高,很可能一条产线建成后,因市场的主流尺寸升级,导致最终血本无归。


即便是技术上的更新没有这么迅速,那新厂前期也要面临巨额折旧,实则是赚钱极难的一个行业。


2021年TCL固定资产账面余额1135.79亿元,年内计提减值准备18.29亿元,新增折旧336.30亿元。


因为行业技术不断迭代,产能不断扩张,所以每隔2-3年就会出现一次价格的低谷,对于面板厂来说,要么退出老产能去研发新技术,要么就死扛周期底部,等友商关厂。


所以这就是一个需要不断砸钱、不断研发创新、随时还有可能面临充分竞争、被淘汰的行业。


而对于TCL来说,无论是在产能,还是在技术上都没有建立较强的行业壁垒,TV面板全球第二,手机面板全球第四,始终被京东方压一头。


从一季度业绩来看,京东方一季度扣非下滑21%,而TCL科技扣非净利润下滑了71.19%,明显TCL抗周期能力更差。


在技术领域,三星和LG不仅在技术上建立了较强的壁垒,在新代线的产能上也极具优势,虽然当下市场主流的技术依然是LCD,但从手机应用份额增速来看,OLED未来的替代性是确定的。


一般来说,手机领域的技术迭代以苹果为准,苹果采用OLED后,安卓阵营的旗舰基本会跟风,之后直到中低端全面覆盖OLED。



可以预期的是,未来韩厂在产能及技术不断提升后,小尺寸OLED也有可能覆盖到大尺寸TV,为应对这样的迭代风险,京东方也已经建设五条OLED产线,相比之下,TCL的压力会愈来愈大。


这就意味着,即便未来TCL在OLED领域能有一席之地,也将面临韩厂的降维打击,以及本土的充分竞争。




02.高负债风险



由于公司处于高竞争行业,需要不断投入资金建产、研发来维持行业的竞争力,所以公司的负债规模一直比较大。


截止到2021年,公司整体资产负债率高达61.25%,其中短期借款93.41亿元,长期借款872.79亿元(公司市值596.3亿)


到2022年第一季度,短期借款增加至144.58亿元,长期借款减少至861.96亿元,尽管去年的利润很高,但负债规模仍然在增加。


数据来源:IFind


2021年单利息费用支出高达41.25亿元,近四年以来公司利息费用水涨船高,今年第一季度利息费用支出高达10亿元,同期公司扣非净利润仅6.12亿元。


本身就已经负债累累,公司又花了上百亿收购中环股权进军光伏及半导体材料领域,看似公司业务范围涉及到整个半导体领域,其实背后是高负债堆起来的,上市至今,公司一直在融资。



03.借钱也要分红



即便公司的债务压力很大,即便面板周期的盈利能力存在很大不确定性,但TCL仍坚持每年分红,李东生是公司第一大股东。



根据财报来看,公司多个年份都保持了较大额度的分红,2016年公司扣非净利润仅1300万元,但分红却分了9.77亿元。


有人要问了,赚都没赚这么多钱,为啥能有这么多钱分红?因为2016年政府补贴了11.12亿元。


2019年,公司的扣非净利润仅2.35亿元,但分红却分了13亿元,同样是政府补贴了11.71亿元。


拿着政府的钱分红?有种苦了谁,也不能苦了大股东的感觉。


回顾TCL近六年的负债情况,短期借款一直维持在百亿以上,长期借款从2016年的200亿增加至800多亿,负债规模越累越高。


在行业上行周期中,顺势扩张没啥问题,而行业一旦进入下行周期,盈利能力变差,每年几十亿的利息只是很夸张的数字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